离之必合,分久必合 ——初探罗贯中的家学渊源

离之必合,分久必合

——初探罗贯中的家学渊源

罗训森

罗贯中在著名的《三国演义》中,提出举世公认的哲学真理: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全国研究罗贯中的机构及专家学者很多,对其贡献做了多方位、多角度的肯定,有关其祖籍的争议也很大,但尚未见学者对其家学渊源进行研究。

忝为《中华罗氏通谱》编纂委员会总编,有责任和义务对罗贯中家学渊源进行探研。

一、罗贯中对罗氏充满热爱之情

十多年前,笔者忝任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副会长,有幸在福州接待一大批研究罗贯中的专家学者,他们谈论的中心话题自然“三句不离本行”——罗贯中。作为罗贯中的族人和粉丝,向当时在座的学者提了个问题:

为何《三国演义》中,一位姓罗的人物都没有,但国史《三国志》,西鄂侯罗宪却赫然有名。若因某种历史原因,罗贯中对本姓氏不热爱,尚可理解,但在《隋唐演义》、《罗通扫北》、《粉妆楼记》三部小说合编的《罗家将》中,栩栩如生的少年英雄罗成、罗通、罗坤、罗灿又充分表达了他对罗氏家族的热爱,此种现象如何解释?

学者们说,真没人从姓氏文化角度研究罗贯中,此事一耽搁十余年。至今,笔者仍是原结论:罗贯中用艺术的文艺作品,展现唐代罗家将之风采,足以表明罗贯中对罗氏家族充满了热爱之情。

二、罗贯中传承发展东晋罗含的哲学思想

据有关资料,罗贯中的籍贯争议,有十种记载,五种说法,但也有一种共识。

(一)《西湖游览志馀》云:钱塘罗贯中本者,南朝时人,编撰小说数十种。

(二)《续文献通志》云:《水浒》罗贯中箸。字贯中,杭州人。

(三)《七修类稿》云:《三国》《宋江》二书乃杭州罗本贯中所编。

(四)《三国志传》万历本署,东原罗道本编次。

(五)《三遂平妖传》署:东原罗贯中编撰。

(六)《水浒志传评林》署:中原贯中罗道本名卿父编辑。

(七)《水浒传》署:中原罗贯中编辑。

(八)《说唐全传》旧本署:庐陵罗本撰。

(九)《因树屋书影》云:《水浒传》相传为洪武初越人罗贯中作。

(十)《录鬼簿续编》云:罗贯中,太原人,号湖海散人,与人寡合,乐府隐语,极为清新,与余为忘年交,遭时多故,各天一方。至正甲辰复会,别来又六十余年,竟不知其所终。

五种说法

五种说法分别为:杭州、庐陵、中原、东原、太原。最受关注的是杭州、东原、太原三说。

一种共识

大约在公元1385~1388年间,罗贯中活了七十岁,在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故里庐陵(今江西吉安)逝世。

罗贯中籍贯争议的十种记载,五种说法,笔者不是研究罗贯中的专家,手头没有更多史料依据,故无发言权,但对“一种共识”,却想略为探究。

罗贯中为何选择江西庐陵作为“叶落归根”之地?

据宋举人、教育家、“一门九进士”江西吉水人,罗绋的女婿杨万里《罗氏万卷楼记》科学论断:庐陵之罗,晋之罗含,唐之罗隐之后。

罗贯中饱读经史,写出系列、精彩以历史为题材的小说,在重视家族的古代,理所当然对罗氏族史非常重视和有研究,可合理推断,他知道江西庐陵罗氏真实历史。故,罗贯中选择庐陵作为落叶归根之地,是有其充分历史依据的。

从而引出结论:罗贯中奉晋之罗含、唐之罗隐为先祖,认同认可庐陵为祖籍地。

罗贯中籍贯“五种说法”中,就有庐陵之说,但笔者未见文化底蕴深厚的庐陵籍学者的论述文章,十分期待。

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,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今天,重新学习、领会东晋罗含哲学著作《更生论》时,方发现,罗贯中的哲学思想来自其家学——罗含的《更生论》:

世皆悲合之必离,而莫慰离之必合;皆知聚之必散,而莫识散之必聚。未之思也,岂远乎哉者?

东晋罗含在《更生论》所阐述的辨证理论,正是罗贯中创作《三国演义》的家学渊源。

三、结语

世皆悲合之必离,而莫慰离之必合;

皆知聚之必散,而莫识散之必聚。

罗含在《更生论》中,表达的哲学思想十分明确:离之必合,散之必聚!

罗贯中在不朽的《三国演义》中,用艺术手法,高超地表达了其从先祖东晋罗含《更生论》处传承的家学:分久必合

因国际国内各种因素,台湾与祖国曾有过惨痛的分离历史和现实,但中国统一的历史文化却不是任何国家、任何政党、任何个人所能改变。

“三国统归司马懿”,国人耳熟能详。罗含,生活在从三国纷争之后的晋朝,而永嘉南渡,晋朝也不安宁,故其对分裂极其痛恨,对统一非常珍惜,方在《更生论》文中进行深刻的哲学思辨。

罗贯中同样生活在元末百姓苦不堪言的乱世,“分久必合”,同样是他对历史与现实的哲学思辨。

历史上曾有过短暂的“三国争雄”、“南北朝”、“五代十国”,可最终,中国还是统一的,中华文化始终没有断层。

台湾,郑成功曾从荷兰人手中收复,清朝,康熙施琅、罗士鉁、罗士铉(罗氏两兄弟,福建漳州人,官至左、右都督,与施琅同阶)等将士“解放台湾”,二战后,民国政府又从日本人手中,收复台湾。

历史是螺旋式前进的,某些历史事件,可能惊人地相似。当今台海局势,与康熙收复台湾前的局势,高度相似,台湾回归祖国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进程。

祈盼海峡两岸有识之士,认真学习、领会只有475字的东晋罗含的《更生论》,再读一遍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。我们有坚定的文化自信:“离之必合”、“分久必合”,台海统一,便是唯一的结论。

“分久必合”,罗贯中哲学思想来自东晋罗含的家学渊源,他传承发展了罗含家风。

肇始于汉晋的湖南耒阳以罗含为代表的罗氏,也到了“离之必合”、“散之必聚”,收族的历史时刻。

2019.6.25 于福州

附:《更生论

东晋 罗含

善哉,向生之言,曰:天者何?万物之总名;人者何?天中之一物。因此以谈,今万物有数,而天地无穷。然则穷之变,未始出于万物。万物不更生,则天地有终矣。天地不为有终,则更生可知矣。

寻诸旧论,亦云万兆悬定,群生代谢。圣人作《易》,已备其极。穷神知化,穷理尽性。苟神可穷,有形者不得无数。是则人物有定数,彼我有成分;有不可灭而为无,彼不得化而为我。聚散隐显,环转于无穷之途。贤愚寿夭,还复其物,自然贯次,毫分不差。与运泯复,不识不知,遐哉邈乎,其道冥矣!

天地虽大,浑而不乱;万物虽众,区已别矣。各自其本,祖宗有序,本支百世,不失其旧。又神之与质,自然之偶也。偶有离合,死生之变也;质有聚散,往复之势也。人物变化,各有其往,往有本分,故复有常。物散虽混淆,聚不可乱。其往弥远,故其复弥近。又神质冥期,符契自合。

世皆悲合之必离,而莫慰离之必合;皆知聚之必散,而莫识散之必聚。未之思也,岂远乎哉者?凡今生之生,为即昔生,生之故事即故事,于礼无所厝,其意与已,冥终不自觉,孰云觉之哉?今谈者徒知问我非今,而不知今我故昔我耳。

达观者所以齐死生,亦云死生为寤寐,诚哉是言!

 ——《四库全书》子部十三,释家类《弘明集》巻五 南梁·释僧祐

 编者注:

僧祐(445—518) 南北朝齐梁时代的一位律学大师,南朝僧人,佛教史学家也。是古代杰出的佛教文史学家。他原籍是彭城下邳(今徐州专区邳县),生于江南建业(今南京),俗姓俞氏。

阅读原文http://www.hualuoshi.com/?p=18644

供稿、录入:罗训森    2019.6.25  于福州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