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新审校晋罗含之后 唐罗隐墓志铭

重新审校晋罗含之后

唐罗隐墓志铭

 

[罗谱2019.6.5福州讯(罗训森)]    沈崧,字吉甫,闽人也。乾宁三年状元,累官吴越国丞相。天福三年二月卒,年七十六。谥曰:文献。

他在任金部郎中时,为罗隐撰写墓志铭,确证罗隐乃晋罗含之后,在罗氏宗族史中,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献地位。

2019.6.5,上午,笔者前往福州市政协文史馆,面见史学老师、福建省著名文史学家、省文史研究馆原馆长卢美松编审(正教授级),汇报昨天到阳光学院,与其党委书记陈少平研究员商议拟创建“罗含书院洋头分院”具体事宜,卢老师拿出其重新审校之《罗给事墓志》,密密麻麻的修改标记,令笔者汗颜。今后治学一定要进一步学习卢老师的严谨态度。

“国计已推肝胆许,家财不为子孙谋”,罗隐将“罗含家风”推进至国家级,在罗氏家风建设领域,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

卢美松老师重新审校的《罗给事墓志》,供各地罗含书院立碑使用。

(隐)给事墓志

唐·沈崧

昔者,轩皇广运,锡其族以疏封;光武中兴,策有勋而复姓。两汉之后,三国以还,闾出令人,实惟顾族。吞禽叶梦,君章之位极泰山(晋罗含,字君章);拉虎输忠,令则之功崇乔岳(晋罗宪,字令则)。暨乎永嘉南渡,封邑多迁,代不乏贤,世济其美,枝蕃派远,讵可编书。

府君讳隐,字昭谏。曾祖讳僊,字童知,福州福唐县令。皇考讳修古,应开元礼。

府君之生也,龆年夙慧,稚齿能文。建木初萌,迥是干霄之口,千玠兰在璞,已彰揭玺之光。泉涌词源,云横笔陈。国侨博物,舌肸多知,缘情必务于刺时,体物无忘于谏猎。冥鸿凌厉,宁将燕雀同群,天骥腾骧,肯与驽骀并驾?弱冠举进士,高文善价,籍甚广场。才了千人,学殚百氏,名宣禹县,誉播环区。唯应鲍、谢、曹、刘,足堪并驾;若遇王、杨、卢、骆,必共争鞭。立言而克当《典》、《谟》,属思而尽成《风》、《雅》。华韵名著,合处龙头;李广数奇,自伤猿臂。始以光启三年,罢隋计吏。投迹本藩,乃遇淮浙钱令公吴越国王,将清国步,聿求拜彦,光赞永因。置钱塘县,以策表上请,诏下可之。由是直绾铜章,尊荣朱绂。荐寻偃室擢升,拜秘书省著作郎,辟为镇海军节度掌记。翩翩称职,郁郁清词,用张昭,国可称王,得剧孟,犹如敌国。天祐三年,转司勋郎中,充镇海节度判官。开平二年,授给事中。至三年,迁盐铁发运使。莫匪情殷搜帐,礼盛焚林。子玉在朝,晋侯钦德;孔明辅政,魏帝寝谋。折冲樽俎之间,谈笑鼓旗之畔。读书万卷,讨论见先圣之心;摛藻千篇,讽诵在时人之口。

呜呼!苍天不吊,哲人其萎,以开平三年春,初寝疾,冬十二月十三日,殁于西阙关舍,享年七十七岁。以开平四年正月二十三日,归灵于杭州钱塘县定山乡居山里,殡于徐村之穴,礼也。

府君娶吴与沈氏,先三年,逝世,于平陵之北坂。先下泉谷杜氏之西,今归同穴。嗣子塞翁,充镇海军节度推官,天资至性,孺慕哀增,绝饮水浆,每作邻里。

噫!昔宣父生于周季,历聘诸候,竟莫之遇,至于泣麟著叹,丧狗与嗟,逮至明皇,始封痈冕。今府君世值唐衰,观光二纪,宗伯不能第,宰属不能官,岂有司之遗贤耶?岂府君之赋命耶?及遇我王,录为上介,致之大僚,存没加恩,翼燕可托,原田赙赠,式表初终,儒士于时,亦谓达矣。向非我王之至明玉鉴,岂展府君之多艺多才?所以,主有礼观之名,宾有荣家之美,明矣!

崧也,镂冰费力,映雪徒功,乏锡铁铜斗之知,异甲观羽鳞之学。因叨前席,久接后尘,具异诸公,述而有道,谅无愧色。

乃铭曰:

轩辕负扆,盘石开封。姬朝相袭,荆楚附庸。

乃文乃武,为光为龙。勋积余庆,惟贤所钟。

又铭曰:

家本新城,地临浙水。惟彼秀色,锺乎夫子。

性直道古,艺高德美。退罢文场,荣归故里。

镇海军节度推官,金部郎中   沈崧  撰

——《全唐文

——《中华罗氏通谱文献卷,传状碑铭

注:

1. 沈崧,字吉甫,闽人也。乾宁三年状元,累官吴越国丞相。天福三年二月卒,年七十六。谥曰:文献。

2. 福建省文史研究馆原馆长卢美松编审,重审校于2019.6.4,福州市政协文史馆。

Snap1

Snap2

阅读原文:http://www.hualuoshi.com/?p=18560

供稿、录入:罗训森     2019.6.5 于福州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